“圣训”在伊斯兰教中的地位
2017-02-07 15:25 来自: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网 浏览次数: 投稿 收藏

    经整理、编辑、定本的《圣训经》,是伊斯兰教的第二基本法典,它仅次于《古兰经》而优于其它任何教义和教法等经典。穆斯林经常提到“要遵循经训的规定”,“经”指《古兰经》,“训”即指“圣训”。

    “圣训”之所以次于《古兰经》, 主要有两个原因:首先,也是最根本的,因为《古兰经》是安拉通过吉卜利勒天使赐降给穆圣的启示,是安拉的语言,并且可以用诵读的方式进行宗教功修。而“圣训”则只是穆圣个人的言行,而且不可以用诵读的方式进行宗教功修。第二,《古兰经》经文由穆圣指定专人负责记录,而且又经过专人的认真保管、核对和整理,最后统一定本,文字完整无误;而“圣训”只是圣门弟子在穆圣逝世后的回忆和传述,每人在穆圣面前的所见所闻互不相同,即使内容相同的传述,词句和前后的次序也不尽一致,其文字的严谨程度远不及《古兰经》。

    “圣训”之所以优于其它经典,主要也有两个原因:首先,这是由穆圣本人的身份和作用所决定的。穆圣不同于一般凡人,他是安拉派遣的使者,其所言所行都是遵循安拉对他的启示,充分体现着《古兰经》的原则精神,这是任何伊斯兰教学者编著的教义、教法等经典所无法比拟的;第二,安拉在《古兰经》中明确命令穆斯林“凡使者给你们的,你们都应当接受;凡使者禁止你们的,你们都应当戒除。”(59:7)并严正指出:“谁违抗真主及其使者,谁已陷入显著的迷误了。”(33:36)这就说明,穆斯林遵行“圣训”,是在遵守和执行主命。这就从法律规定的角度进一步确立了“圣训”优于其它经典的突出地位。

    “圣训”的重要地位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:

    首先,“圣训”是对《古兰经》原则规定的重要注释和补充。“圣训”与《古兰经》的关系至为密切。总体来说,《古兰经》中所提出的各项主张和规定,一般都是原则原理,而“圣训”则是细则条规。比如《古兰经》规定了礼拜,但拜时、拜数以及拜中的一切仪式,都没有说明,而“圣训”则规定了每日五次礼拜的时间和拜数,说明了拜中应该念诵的赞词和应做的动作。又如缴纳天课,《古兰经》也只是原则规定,而“圣训”则有较为详细的说明,如哪些财物和达到多少数额应交纳天课,各种财物的不同交纳比例以及其他注意事项等。再如朝觐,《古兰经》只规定了“凡能旅行到天房的,人人都有为真主而朝觐天房的义务。”(3:97)而如何完成朝觐天房义务,如何履行朝觐仪式,先做什么,后做什么,等等,都没有说明,而“圣训”对此都有明确的说明。其他有关婚姻、商事、司法、饮食等等,凡《古兰经》中有所规定但不够具体和详细的,在“圣训”中都有明确的阐释和补充。不少“圣训”还对部分古兰经文的降示时间、地点和原因做了明确的解释。

    其次,“圣训”是伊斯兰教立法的第二渊源。《古兰经》是伊斯兰教的根本大法,是判断事务、处理问题的主要依据。当在《古兰经》中找不到明文依据时怎么办?“圣训”作为对《古兰经》原则规定的重要注释和补充,自然就成为主要的依据。从“圣训”中找根据,以解决不断出现的新问题,早在穆圣逝世后四大哈里发执政时期就已经开始。当时熟知“圣训”并经常做教法顾问的圣门弟子有伊本•麦斯欧德、栽德•••本•萨比特、阿伊莎、穆阿兹等人。每逢遇有新的问题发生,当政的哈里发就把圣门弟子召集起来,寻求运用“圣训”处理问题的方案。如遇到有关财产继承方面的问题,就请教栽德••本•萨比特和阿伊莎。遇到一般教法问题,便请教穆阿兹。第二任哈里发欧麦尔则十分器重伊本•麦斯欧德。随着伊斯兰教疆土的扩大,不少教法说明官和法官被派往各地,而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了解和传述“圣训”较多的圣门弟子。如在麦加,有伊本•阿拔斯和穆阿兹;在麦地那,有艾布•胡莱赖、伊本•欧麦尔和阿伊莎;在伊拉克,有艾奈斯和伊本•麦斯欧德;在埃及有伊本•阿慕尔等。随着伊斯兰教的进一步发展和新情况、新问题的不断出现,当在“圣训”中也找不到足够的依据时,便出现了“决议”和“类比”两项立法的补充原则。这样,《古兰经》、“圣训”、“决议”和“类比”,就成为伊斯兰教立法的四大依据。

    最后,“圣训”是学习和研究伊斯兰教历史的重要依据。前已述及,圣门弟子关于穆圣传教部分史实的传述,是“圣训”的主要内容之一,是穆斯林史学家编写伊斯兰教发展初期历史的重要依据。以穆圣在麦地那同犹太教徒的团结与斗争为例。当传教对象由多神拜物教徒转变为犹太教徒时,穆圣在政策上有了重大的改变。由于犹太教徒是古代穆萨先知的教民,信奉安拉赐降给穆萨先知的经典《讨拉特》(旧约),因此穆圣把他们视为团结争取的对象,采取了主动联合的方针和友善的行动。为了表示亲如一家,穆圣根据安拉的启示,一度曾把穆斯林礼拜的朝向由麦加天房改为耶路撒冷,与犹太教徒的礼拜朝向相一致。犹太教徒为纪念穆萨先知于阿舒拉日(伊斯兰教历1月10日)在红海脱险,每年于该日封斋。为表示入乡随俗,穆圣号召穆斯林也在该日封斋。这些历史的记载出自何处?均源于“圣训”(见《圣训珠玑》第5章第2节和第13章第19节)。又如,穆圣并未就接班人问题留下遗嘱,但他病重时曾委托艾布•伯克尔率众礼拜,此举证明了艾布•伯克尔在穆圣心目中优于其他圣门弟子的地位,从而成为艾布•伯克尔在穆圣逝世后当选为首任哈里发的重要依据。如此重大的历史事件,我们从何处得知?同样源自“圣训”(见《圣训珠玑》第4章第21节)。

编辑:musilin